深夜的读者
偏爱伤害的旧事
那些
年少的怯弱
和青春的冲动

你凝视死亡的双瞳
是无端受害的罹难者
跌下成长的长桥
被迫
挣扎地泅渡

而你
不也在寻找这样一名圣徒
 恪守耐心和时间 

而并非趋利的狂热

就像深夜的读者

我自己这样说

大把的光阴都是在痴立和呓语中度过

像个等待就土的老人

人没老 心已经死了

而年华  是一扇流动的大门

平凡的人 注定孤独一生

南方 南方

春天关上一扇门

夏天打开一叶窗

该是个动人的故事

我不能这样悲观

夏天再离开的时候

将把我带回北方

我爱这里的绿色

但终究要回到路上


© 湖州街荣耀 | Powered by LOFTER